当前位置: 首页 > 深度

第三届国医大师列传?丨梅国强

梅国强:精研伤寒拓新法 传道济世启后学

时间:2018-01-26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:董鲁艳

  

  梅国强,1939年3月生,湖北黄陂人,中共党员,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、主任医师、博士生导师。

  1964年毕业于湖北中医学院中医专业师承班,师承洪子云教授。曾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华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分会顾问等,为第三、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

  在湖北中医药大学昙华林校区名医工作室里,79岁的国医大师、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梅国强兴致盎然地讲述自己的岐黄之路。提及往事,他时而思考,时而翻阅珍藏资料,在他坚毅的目光中,可以感受到一代伤寒大家肩负使命、传承中医的执着信念。

  “洪老师是我中医之路的指明灯”

  1939年,梅国强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的一个农民家庭,父亲是当地乡村中医师,因其医术精湛,在方圆数十里小有名气。在梅国强的记忆里,每天天刚亮就会有邻里乡亲登门请父亲去家里看病,父亲往往忙碌一天,天黑后才会风尘仆仆地到家。“当时我就想如果自己会看病就好了,就能减轻父亲的压力。”受父亲影响,梅国强从小就对中医产生了浓厚兴趣,觉得看病救人是一个行善积德的好事。

  17岁开始,在父亲的要求下,梅国强踏入中医之门,接受了中医启蒙教育。1956年,身为家中长子的梅国强因考虑到家中兄弟姐妹众多,为减轻家里经济压力,初中毕业的他考取了武昌医学专科学校,系统地学习了西医基础理论和大部分临床课程。

  人生的命运似乎于冥冥之中有某种机缘巧合。1958年,湖北中医学院(现湖北中医药大学)成立,因错过高考招生季,学校从武昌医学专科学校考核选拔出108名学生,组建“58级”班,梅国强因成绩突出,成为被保送学生之一,接受了正规的中医院校教育。“那时候,我们这108个学生被笑称为《水浒传》的108将!”回忆起学生时代的事,梅国强有些兴奋。

  湖北中医学院建校伊始,很多授课老师是从湖北各地抽调来的知名医生,如蒋玉伯、蒋立庵、李培生、洪子云等,学校的学术氛围异常活跃。在众多名师的点拨下,梅国强博览古今经典,沉浸于浩瀚的中医知识中,他学习异常刻苦,遇到不懂的就虚心求教,这段经历为他以后成长为一代大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。1962年,湖北中医学院考核选拔出14名成绩突出的学生组建师承班,梅国强被选中,他正式拜一代伤寒名家洪子云教授为师。

  洪子云对梅国强的影响是深远的。梅国强记得老师曾对他说起过,自己出身中医世家,父亲去世前让将家存医学手稿全部焚毁,并留下训释“儿孙有用要它何用,儿孙无用要它何用。”梅国强说,这名为焚稿,实为鞭策,为的是让儿孙发奋图强。“老师接受教诲,精勤不倦,他也以同样严格的标准要求我们。”跟老师学习的那段时间,梅国强目睹了很多疑难杂病的治疗过程,深感《伤寒论》的魅力。到了晚上,梅国强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看书上,除主攻《伤寒论》外,他还认真研读《黄帝内经》《难经》等医书,因老师主张“寒温汇通”,梅国强还仔细研读了明清两代温病大家的着作,涉猎各家学说。

  1964年,梅国强毕业留校,从此成为一名大学教师。从1962年拜师到1986年洪子云去世,梅国强一直跟随在洪子云左右,聆听教诲,学习实践。“洪老师是我中医之路的指明灯。”恩师的影响是一辈子的。去年是洪老诞辰100周年,梅国强专程赶到老师的墓前磕头祭拜。“洪老对弟子是严格认真的,尤其对自己比较器重的学生。老师每次批评我,都有很深的教育意义。”梅国强深情地说。

  “做医生还是要胆大心细”

  去年,在湖北中医药大学开学典礼上,梅国强给新生致欢迎词,他鼓励大家做“剑客”“奇才”,剑客,就要敢于亮剑,方为忠勇之士;奇才,就要勇于创新,以继承为基础,以创新为动力,方为明达之人。

  梅国强善于治疗急重症。这既源于对老师经验的继承,也源于他对经典的研习。让梅国强印象最深的病例是上世纪70年代治愈的一个患有细菌性痢疾的孕妇。文革期间,为响应国家“开门办学”号召,已留校任教的梅国强带着一个教学分队,把课堂搬到农村,深入湖北省麻城县,上午上课讲学,剩下的时间带着学生给父老乡亲看病。一次,遇到一位已妊娠8个月的病人,高烧40℃,下利脓血频繁,腹痛里急后重,被诊断为急性细菌性痢疾。孕妇的情况非常紧急,当地距县城百余里,交通不便,无法以人力长途运送。在这种情况下,梅国强当机立断,用白头翁汤加行气理血、缓急止痛药,其中白头翁、生白芍都用到了30克,这是以前从没用过的剂量,当天晚上梅国强彻夜难眠,担心有所闪失,所幸药到效显,母子平安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梅国强在湖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,他曾遇到一位患急性皮肌炎的女患者,高烧40℃不退,全身红疹密布,奇痒微痛。当时西医治疗此病必用激素,但患者此前用激素无法有效控制病情,所以她主动选择了中医治疗。梅国强治疗之初,采用清热解毒之法治疗,但经治33天后,病情依旧没有缓解。梅国强百思不得其解,为什么用了那么多清热解毒的名方依旧没有效果?一次例行查房时,他观察到此患者无论是否高热,身上都有汗出,并且高热前恶风寒,脉虽数,但舌苔白薄而润,舌质正常。梅国强顿悟,看来患者并没有真正的内热。他查阅文献,查得《医宗金鉴·外科心法要诀》记载有“赤白游风,由表虚腠理不密,风邪袭入化热而成”等语,与此病症相似,遂用桂枝汤治疗,果然效果显着,病人很快痊愈,没有再复发。

  “做医生还是要胆大心细,要在经典古籍中探求新思路,要在临床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。”梅国强颇有感慨地说。

  “只有充分领悟经典的智慧才能有所创新”

  “每个学伤寒的人心中都有一部既继承前人经验又融会自己心血的《伤寒论》,只有充分领悟经典的智慧才能有所创新。”梅国强精研伤寒50余载,始终保持一个习惯,白天看病、教学,晚上读书。

  “梅老师治学讲究有根有源,让我们对经方的理解达到了一个新高度。”梅国强的学术传承人、湖北中医药大学校长吕文亮说到。梅国强经过多年探索,总结了自己经方拓展心得,发表了《拓展<伤寒论>方临床运用途径》一文,系统阐明了“依据主证,参以病机”“谨守病机,不拘证候”……“但师其法,不泥其方”,共八条途径。其论明白晓畅,为扩展经方临床应用,解决现在疾病提供了思路。他发扬仲景六经辨证之论,揭示“存津液”内涵;他指出,伤寒和温病是中医在外感病方面两个互补的辨证论治体系,二者应当并重,相得益彰。1996年,梅国强发表论文《手足少阳同病刍议》,其中他自拟的柴胡蒿芩汤和加减白头翁汤洗剂二方被《名医名方录》第四辑收载。

  上世纪80~90年代,梅国强发表了大量论文,如《仲景胸腹切诊辨》《加减柴胡桂枝汤临证思辨录》等。其中《仲景胸腹切诊辨》在1982年南阳首届中日仲景学术大会上,受到广泛关注,后被日本东洋学术出版社收入《仲景学说的继承和发扬》中。

 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梅国强随从李培生、刘渡舟、袁家玑教授,协助编写《伤寒论》教材,梅国强认为这既是工作,也是深造的机会。后来,梅国强又主编了《伤寒论讲义》《乙型肝炎的中医治疗》等,他参编、副主编、主编的教材、书籍共8部。

  学术探讨永无止境。梅国强除了注重临证探索外,在实验研究领域也做了一些工作。如开展《伤寒论》血虚寒凝证的实验研究,用局部冷冻法模仿人体血虚寒凝证,用现代理化指标揭示其病理生理本质,经鉴定为国内首创。1993年,梅国强在首届亚州仲景学术会议上作了题为《太阴阳虚与少阴阳虚证及其关系的实验研究》的报告,受到广泛好评,曾被刘渡舟教授赞为第一个真正的中医经典着作病证模型。梅国强多年的努力也受到了肯定,2007年、2012年,梅国强被遴选为第三、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2006年,他获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届中医药传承“特别贡献奖”。

  “医生看病就是要凭良心”

  多年来,梅国强精研伤寒,在治疗心系、肺系、脾胃系等许多系统疾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当被问到最擅长治疗什么病时,梅国强思考着说:“这真不好说,只要有病人需要我,我就上。”很多经梅国强看好病的人,因深感其医术精湛,有的全家老小生病都找他医治。

  现已耄耋之年的梅国强,每周坚持坐诊4个上午,每次30个号,仍是一号难求,往往电话预约一开始,几分钟之内就会被一抢而空。每逢梅国强坐诊,诊室外的候诊厅总会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,早上8点,梅国强会准时到诊室,由于患者多,看完所有的患者往往要到午后,为了能抓紧时间,梅国强往往有“如厕难”之感。学校担心梅国强太辛苦,一般会严格限号,但他总是说:“碰到病人有难处,还是通融通融吧。”

  梅国强的诊费15元,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。谈及此,他淡然地说道:“医生看病就是要凭良心,我这一辈子要对得起我的病人。”看病凭良心,开药也凭良心。梅国强开方从病情的实际出发,对于一般疾病,方子上一般只有12~15味药,多为常用药,价格相对低廉。遇到比较复杂的病情,用药才可能达到20味左右。

  医者不仅要有仁术,更要有仁心。患者许先生因患脑梗塞找梅国强治疗已一段时间,“梅老师对待病人的态度和蔼可亲,记得有一次我来看病,因痛风发作无法走路,梅老师在仔细检查我的病情时,不忘嘱咐两位学生扶着我,让我非常感动。”提及这一幕,许先生仍记忆犹新。梅国强对待患者细致耐心,看完病总不忘叮嘱病人一些注意事项,“这两天天热要注意防暑”“平常要注意休息,不要老熬夜”。梅国强常对学生说,“病人生病来找我看病是相信我,我要让病人感到踏实。”

  “保存典型病案是为了传承经验、启迪后学。”

  进入梅国强的办公室,很容易被放在桌上和书柜里一沓沓排列整齐、分类归纳的复印病案所吸引,每一沓病案用不同颜色的夹子夹好分成两大类整齐摆在桌子上,病案左上角用红笔排上序号。随手从一排拿起一份病案,左上角用红笔标注着:咳嗽、胸痹、胃脘痛等;另一排的一份则写着:小陷胸汤、大黄黄连泻心汤、猪苓汤等。梅国强说,这些病案是按照“同病异治,异病同治”的思路加以整理的,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,已保存完整病案两万余份。

  谈及保存病案的好处,梅国强找出一份病案介绍说,2013年,一位20岁的大二女学生,月经淋漓不尽,因畸胎瘤手术术后感染,导致盆腔炎症。术后长期用抗生素治疗没有效果而来看中医。梅国强开始选用“补中摄血”的方法治疗,但效果并不十分明显。后来这位女学生遭遇车祸,妇科感染更严重了,这一阶段采用了“清下焦湿热”的治疗方案,一段时间后又根据女孩腹痛、外阴肿痛等症状,调整为“清补同施”的治疗方案。梅国强在这一阶段的病案下批注:此乃湿热下注,中焦虚寒,清热利湿之中宜兼补脾胃。“有时候一种方法、一种药用久了效果不是非常理想,我就考虑应该怎么提高疗效,方法改变后有什么效果我就写下来。”梅国强说道。经过3年多的治疗,这个女孩终于痊愈了。“保存典型病案是为了传承经验、启迪后学。”梅国强说。

  梅国强认为,中医理论从实践中来,理论水平要提高,不能仅从书本到书本,而是要结合临床实践,分析病情怎么转化,应该怎样调整治疗方案,有些病案非常有启发性,可以进一步研究,这是对中医学术的一种传承。

  “梅老师真心对待学生,要求非常严格。”梅国强的学生周贤说,梅国强坐诊时,遇到一些重要的临床问题,他都会在看病间隙给跟诊的学生介绍,也会耐心回答学生的疑惑。一次,一位学生对血结胸证的临床辨证有疑惑,梅国强为了能够更全面地解答问题,查阅了相关资料后特意找到这位学生解答,学生听完后豁然开朗,并很感动,“老师把学生的每一个问题都放在心上。”

  梅国强认为,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”。除及时答疑解惑外,他还侧重培养学生辨证思维和对复杂病证的分析处理能力。他对研究生要求极为严格,所有研究生必须在入学半年内交两篇独立完成的论文或学习心得,他会亲自用红笔批改。

  梅国强在教学方面取得累累硕果,1991年,在梅国强的带领下,湖北中医学院伤寒论学科被批准建立湖北省重点学科,经过5年的建设,又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。他培养的研究生(硕、博士生)有30余名,很多早已成为杏林中的佼佼者。每谈及此,梅国强的欣慰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“忝列门墙五十年,童颜早逝染霜巅。常思昔日恩师训,恒作今朝奋蹄鞭。治病琴心同剑胆,为人名利化云烟。韶华易逝霞光短,但愿余晖启后贤。”这首诗是梅国强为纪念恩师诞辰100周年而写,寄托了梅国强对恩师的怀念,以及他传承医道、启迪后学的愿望。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,79岁的梅国强依旧以充沛的热情继续着自己的中医之路。(董鲁艳)

(责任编辑:郭昱彤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万博娱乐app 官网下载_万博体育app3.0 苹果_nba新闻.万博体育app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万博娱乐app 官网下载_万博体育app3.0 苹果_nba新闻.万博体育app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万博娱乐app 官网下载_万博体育app3.0 苹果_nba新闻.万博体育app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